当前位置: 首页 >老歌欣赏 >小佛爷说丨关于我的,一个人的29天旅行日记

小佛爷说丨关于我的,一个人的29天旅行日记

小佛爷 2022-07-02 11:02:45

4月8日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遇见曼谷,

从水泥车站和火烧云开始……



 4月9日

暴走在烈日当空的周末市场,

沉醉在晚风徐徐的曼谷街头。

咖喱蟹肉好吃到忍不住笑场,

交通车票丢失后也顺利通行,

老国王的遗像随处可瞻仰,

酒店楼下的老奶奶卖着一堆杂货,和未成熟的芒果……



 4月10日

进门就一股腥味的建兴酒家,

带蟹壳的咖喱蟹吃起来却不如蟹肉来得过瘾痛快;

作为三年前在清迈时的遗憾,

拔草国人推崇的网红店Mango Tango,

然后奔跑着去追赶湄南河日落的尾巴;

品尝白水煮的泰式火锅配上甜酱,

吃出一股韩国炒年糕的味道;

本想体验摇着一夜的火车感受窗外的乡村,

却被告知去往清迈的车票已售罄。



 4月11日

打卡曼谷艺术文化中心,

悲痛而天赋的泰国人将老国王的照片制作成各种艺术展品,

布艺、丝带、棉线、琉璃片、刮画、油画等等认不清也说不完。

这里的店员用笔和纸记录每一笔交易,

楼间走廊卖文创用品的老奶奶,也不乏小确幸,

不仅喜欢我的旗袍和蕾丝包,还在商品包装纸上画了个派大星。

馆里存放了一些不知何时征集的民众的心愿,

出现最多的词汇是rich、money和gold,

幸运的是,这依旧是个热爱色彩的国度。

喜欢这里的店员,不需要时俨然无形,需要时则极富热情,

与国内的“贴身保镖”抑或“冷漠脸”完全不同。

回到酒店,见到几个服务人员嬉闹玩笑,

聊了几句才发觉,都是有趣的人。



4月12日

喧嚣的街道,轰鸣的马达。

Siam商圈的天桥上,街头表演者悠悠吹奏出一首小苹果。

徒步暴晒半小时,终觅得邮局把明信片寄。

这里的内衣卖得便宜,扫荡是难免的。

无意买来的牛角面包中咸蛋黄夹心,

应该是今天最大的surprise。

如果要说曼谷有什么不适应的?

那大概是:太热,太吵,太甜和泰语。

打包行囊再出发~

曼谷,再见;清迈,好久不见。



 4月13日

为宋干节而来。

小小的泼水的举动,瞬间打破旅行者陌生的界限。

出门几分钟就已经全身湿透,天半黑就冻得瑟瑟发抖。

义乌进口来的水枪,完全敌不过当地人为你准备的冰桶挑战。

傍晚时候突降的一场大雨,恰似老天赐予众生的祝福。

碰巧经过的凤飞飞猪脚饭果然名不虚传,

憨憨的服务员笑起来像极了王宝强。

晚上在古城散步,

无聊的警察给毫无目的我们指向了宋干节选美大赛的现场……

街边摆摊的果汁店阿姨,

总是抓不准份量而不小心榨出一杯半,

等你喝掉半杯后再加量,仅30泰铢。




 

4月14日

泼水节的第二天,

阳光明媚的日式院落民宿真的很适合小清新的摆拍~

遭遇了无数次地被冰桶从头浇灌,

今天的清迈有点冷,

身着的白衬衫被也被护城河的水彻底染黄。

各色不同的面孔,一起陷入在这全城疯狂的气氛里,

来时的烦恼一消而散……



 4月15日

泰国人的疯狂与热情,

是无论男女老少的。

品尝了民宿主人隔壁邻居从清莱带回的竹筒糯米饭,

温温软软甜甜;

穿上了三四年前在这里购入的棉麻背心;

还绑了当地女孩儿最常见的两个小啾啾。

泼水节的第三天,热闹依旧不减,

下载了当地的“滴滴专车”,才能幸免于湿身。

周末市场走马观花,还是明天再见吧。



4月16日

泼水节过完,这座小城回归平静。

是时候好好重温清迈了,

探访文艺小清新集合地——宁曼路,一时触景泛起不少回忆。

只可惜慕名而去的店面还未新年开张,吃了不少闭门羹。

被中国游客认为是在清迈生活的人,

被专车司机以为是在此教中文的老师,

看来一不小心,我已沾染上了一丝清迈的气息。

清迈到处都是复古的气息,你会遇见各色的复古车,

缓缓地从你身边路过,仿佛岁月缓缓流淌。

一个恍神,一辆飞驰的摩托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呼啸而去……

清迈的人周末夜市是我见过最喜欢的,

不同于台湾夜市的义乌小商品+小吃,

清迈能淘到一些物美价廉的手工作品。

想问店主要一下email,躲在摊位后的皮匠大叔翻了半天本子,

直到来了一位不太年轻的lady boy说她有WeChat。

在这里手机没有电了也不用担心,

放心地丢在某个店家充电,溜一圈再回来取。

去年去大马时候穿了一件在清迈购入的红色扎染裙衫,

很多人打听。

店主是个光膀子的壮硕的肌肉男,

对他而言,颜值高的好像更容易还价,身材不好的似乎有点难,

希望这不是一个对的发现和洞察。



 4月17日

骑着单车逛古城,要担心随时遭遇大雨侵袭,

没有伞就是永远在找地方躲雨。

等雨渐止,微雨丝凉中穿梭,

走过拥挤的瓦洛洛市场,

途经雨后清新安静的街道。

这个季节,鸡蛋花不是主角,

整个清迈被垂下的万串黄花笼罩。

七拐八拐进一条巷子,有家店瞬间惊艳了我,

一棵茂密大树,满地落英缤纷。

紧接着,无意邂逅WATCHARM,

女主人格外热情,不停要给我拍照,

嗨的样子和我好像,她说我穿什么都很japenese。

回到民宿,黄昏到了,

残留的阳光把云彩染成粉色,

配着同样粉蓝的天空,才觉夜色撩人。

在这里,房屋是低矮的,树木是高大的,人是微笑的。

Chiangmai,nice to see you again。



 4月18日

合艾,这座泰国边陲城市,

是去往马来西亚的必经之地。

初到合艾,

古旧的茶室构造,尚存的街边音像店,

似乎闻到一丝槟城的气息。

后经查阅,原来这里距离槟城仅3个小时的车程。

旅行至此,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说熟悉,是因为路边多了些中文标识的店面牌匾;

说陌生,因为不再像曼谷清迈耳边充斥了太多的中国话。

和兰卡威一样,百度显示这里也是“购物者的天堂”,

据说每到周末,

就会有大批的大马人来到这里,

享受粉红服务,享受购物的乐趣。

合艾只是中转站,粗略逛了下当地的市集,

也理解了“购物者的天堂”此话怎讲,

大概只是少了一个定语“廉价”吧。

哈哈,终于解答了半年来对于兰卡威同样的疑虑。

我住的街道上,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彩色的,

连苹果都是大小各异颜色鲜艳的不同品种,

但这座彩色的城市却也有着乌云笼罩的历史。




4月19日

去兰卡威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当时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坐船。

到达Koh Lipe,

阳光灼热,我还活着。

吃了晕船药,掐着内关穴,

又是通风的快艇,一路顺利无恙。

邻座的外国姑娘也学着我按揉穴位,不知道有没有好一点。

码头上帮忙提行李的精壮黑老头,甚是引人注目。

丽贝就是个小村庄,走在石子路上想起了90年代的家乡。

日落海滩的夕阳被云层遮挡,霞光却染红了乡间小道。

小道上这个行走不便的少年正迈着大步前进,

而不远处传来另一群少年打球的欢呼。这

里的taxi指的就是摩托车旁边带个篮筐的那种,

好像以前农村里卖狗卖羊的。

因为太专注于店家的warmbeer和hot whiskey,

一个踉跄差点滑倒。





4月20日

第一次浮潜,

虽然喝了不少海水,

但还是看到了一群群美丽的小鱼冒着泡泡,

便觉得晕船呕吐也是值得的。

船长很有耐心,还有很好的厨艺,

尽管因为身体不适没能好好品尝,

却也把精心摆好的果盘消灭殆尽。

一起浮潜的小伙伴,

甚是照顾我这个独行的旅者,

感谢你们的晚餐。

被一串串脚印踩伤的海滩,

随着下一波海浪的抚慰,即刻疗愈。

夏天的风,就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礼物,

它是绝望中的希望,它告诉你什么叫值得。

吹吹海风,再上路……



4月21日

一觉睡到自然醒,

一觉睡到夜幕时。

天黑了,步行街也热闹起来了。

在这里的游客似乎都不吃中饭,

午间时分的餐厅总是门庭冷落。

拾贝壳,吹海风,听音乐,喂蚊子,数星星,

然后回酒店锁定七台的泰剧,

虽然听不懂却也看得津津有味,

最近莫名迷上了《爱的牵绊》,

讲的竟是一个代孕的故事……

Last night in Koh Lipe。



 4月22日

在丽贝的最后一个早晨,

依旧没能早起如约看日出。

烈日灼烧下,

两个不会游泳的妹子第一次挑战皮划艇,

一到水稍深处就开始心慌慌,

真的是小个子的悲哀。

有过几次独自旅行,

也会路遇一些萍水相逢的人。

因为爬坡太累他们特地取摩托载你for free;

他们给你零钱帮你拦公交;

他们驱车二十公里送你去酒店分文不收;

他们怕你独自旅行孤单而邀你同行。

这些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却给我们温暖,于是我们铭记。

感谢相遇,好好告别。

再见,不期而遇的小伙伴,

再见,泰国,

感谢你们的微笑和温柔以待。



 4月23日

丽贝—2h?—2h?—合艾—1.5h✈️—曼谷

—2h✈️—昆明—1h✈️—丽江—1h?—古城

从昨天到今天,从丽贝到丽江,

接近24小时的颠沛,30小时未眠。

不得不说,

从曼谷机场山航值机柜台的混乱,

到落地昆明后不断地被推搡和插队,

一位大叔直接上演王宝强安检灌牛奶的戏码……

放弃了昆明一晚的住宿,

即刻购买最快一班到丽江的机票,

待付完钱却被告知不提供免费托运行李,坑爹的某某航空。

早晨6点的昆明天是阴的,心情也是。

很多人说我折腾,

记得芳姨说过,你还年轻,可以多折腾两年,

于是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4月24日

丽江的天气是个谜。

无论是天气预报,或百度地图,

在这里全部失效。

如果可以,真希望时间也能失效一下下。

雨后的茶马古道,散发着古老与清丽。

点点桃花与海棠争相绽放,

满满的松子树绿得恰到好处,

并非沉闷的墨绿抑或新芽的鲜绿,

是一种安静的清新的绿。

只可惜因为一路上山下山雨后路滑,

我的马儿虎将又喜欢不走寻常路而胆战心惊不敢拿出手机拍照。


给我们牵马的小伙子应该是和我同年吧,

一路上唱着《新鸳鸯蝴蝶梦》,

自己的名言道理一大堆,什么马背上靠双手云云。

被问及有几个孩子时回答说没有人要,

说讨老婆要找能干活的,在农村不能干活还能干啥。


路上遇到一处墓地,

一个老爷爷拿着录音机高声地放着《达坂城的姑娘》,

小伙子说他应该是来看一看选选以后想住在哪里。

返回马场,一位活泼的老奶奶吸引了我的注意,

她挥舞着手中的枝干,唱起了《一起摇摆》……

天晴时候的拉市海也是极美的,

泛舟湖上,体验“随波逐流”的惬意。

只是并未看到栖息的鸟类,也错过了雨后的双彩虹。



4月25日

打鼓的姑娘、编发的阿姨,以及喧闹的酒吧,

这是我对丽江的印象。

难得一年一遇的感冒发生在了丽江,

同时发生的还有人生第一次的晕倒。

眼前一片黑暗与模糊,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闭上双眼,

随后就是我形容的如瀑布般倾泻的呕吐……

上午被狗牵着遛了一圈古城,

与旅途中结识的母女去了趟集市,

采购晚上的饺子宴食材。

阿姨真的是一个特别活泼的姐姐,

喜欢拍照,喜欢任何新鲜的事物,

跳舞打鼓都得尝试几把才过瘾。

等到夜幕降临,

一群人围坐在餐桌,

一起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

水沸了,饺子热了,

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也就熟络了。。。



 4月26日

怀着紧张又忐忑的心情,

见到了玉龙雪山。

比想象中轻松得多,也平静得多。

变幻莫测的是天气,

一时阳光刺眼一时大雪纷飞,

遗憾未能见到蓝天雪山同框的胜景。

同行的叔叔阿姨对景点快照蜜汁迷恋,

对我更是热情如火,

整片雪山上环绕着阿姨呼喊我的声音。

对的,我今天的角色是,跟拍摄影师。


午后来到蓝月谷,

清绿色的河水是由玉龙雪山的冰雪融化流淌而来,

镶嵌于山际间,如同山颈间的翡翠。

好吧,简直裹着一条喜庆的大红色被子度过了这一天。

傍晚到达束河古镇,

吃一碗饵丝,阳光下和桌旁写作业的孩子聊上两句,

借个店充个电,

满树的樱花还是海棠,枝桠伸展到二楼的窗台,

真是闲适幸福的小日子。



 4月27日

翻山越岭,抵达泸沽湖。

驱车于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跨过川滇友谊桥,

一面傍山一面倚水,

偶尔会遇见几只横跨马路的鸭子,食草的牛羊,

抑或是放学的孩子。

孩子追狗,狗攀岩上了峭壁,

两者相峙,生动的画面来不及举起手机就呼啸而过,

总感觉错过了一幅极好的摄影作品。

险峻荒芜的山上点缀着一种紫色的花,红色的草,

躺在山凹凹里的中年男子正在数着一叠钞票类似的纸张……

原以为可以骑行环湖,

才知道其面积是西湖的七倍之多。

而对于摩梭人的习俗不甚了解,就不提炼知识点了。

可以聊聊同车几个老年人,

所有写有刻有景点名称的牌坊立柱都是固定合照点,

拍完火速上车不拖延,

等到车开了再翻看照片,

嘀咕着这张取景不好,那张头发飞了,眼睛又闭了,

总是徒留遗憾。

而年轻人总是不紧不慢地拍个几十张,

总能挑出一张能发朋友圈的。



 4月28日

没有情人的情人滩,绝对是打水漂的最好场所。

早晨的泸沽湖水反射出点点星光,

又是晴朗的一天。

想起昨天游船时,

几朵厚重的乌云压顶,

索性伴随着“乌云乌云快走开”的歌声,

乌云消散,天空明朗,

希望心情也是。

从泸沽湖返回丽江,

同车的75岁老奶奶依旧对昨日途中那山上的簇簇紫花念念不忘,

于是停车驻足。

层峦叠嶂,盘山公路多是近360度的大转弯,

路面可见落石。

半山腰上散落着一些小村落,

以及田里干农活的人。

这里气候干燥,感冒了连鼻涕都流不出。



4月29日

丽江的天气终于暖和了,

我也要离开了。

我没有想过,

飞机起飞前一分钟匆忙订的客栈,

能够给予我如此大的惊喜。

在丽江古城,

我的智商一直是下线的,

这实在不符合我的人设。

因为迷路了总会来接你,去买菜也有人带你,

客栈团建去汗蒸都会想到感冒的你,

因为担心独行的我吃饭不便,

不仅帮我和别人拼饭,还总是喊我一起蹭他们的工作餐。

我将永远怀念在丽江的日子,

想念童话客栈的每一位小伙伴,以及每天遛我的辛巴。


从丽江出发,

一个多小时的小巴,倒四十分钟破旧的小面的,

小面的的司机很是随性,

一会停车拿点鱼,一会停车取点鸡蛋和花卷。

越发达的地方越多规范,

而这里更多的是人情吧。

 蜿蜒的山路绕啊绕,

仿佛抵达了一处世外桃源,远离尘嚣。

这里,是沙溪古镇。

在四方街上,有一个摆摊卖手作的姑娘,

穿麻布衣鞋,扎两个又黑又长的麻花辫,

她来沙溪两年了,曾经独行东南亚。

有人说她像三毛。



 4月30日

千年集市沙溪寺登街上,

兴教寺、古戏台、欧阳大院、玉津桥、古寨门、四方街、老槐树,

以及民居里永远躺在藤椅上看电视的老爷爷,

构成了历史留给世人的这座茶马古道重镇。

离其不远的石宝山,

还坐落着石窟群和猴群,

山上的红砂石被描述成类似龟背状裂纹,

我觉得也像人的大脑;

山下则分布着错落有致的村庄。

傍晚的时候,

骑一匹马沿着黑潓江,途径玉津桥,

晚风轻拂,悠悠的驼铃仿佛诉说着历史。

夕阳洒在连绵不绝的山峰,

形成不同层次的光影效果。

几千年前的喧嚣繁荣变迁成这般静谧安详,

踏着青石板路,坐在老槐树下,细数流淌的古旧时光。

还能宁静多久?

目前的沙溪,有一点加紧开发的节奏,

正在修建的客栈不在少数,

风一吹,车一过,就漫天飞尘。

归期越近,紧迫感越强,

出来旅行那么久,

唯一能见证时间溜走的,恐怕也就是长长了的脚趾甲了。



 5月1日

从沙溪到大理,

感冒咳嗽已经把我摧残得发不出声音。

趁着天蒙蒙黑,逛一逛大理古城。

苍山云海间,晚风轻拂面,

相比丽江的拥挤与喧嚣,

古城内的道路似乎宽敞了些,也多了一番文艺气质。

恰好遇上一群身着校服的下晚自习的中学生,

回想这次旅途中遇到的那些年轻的面孔,

作为最老的一代90后,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5月2日

今天的大理妖风阵阵,

单程骑行约二十公里,至喜洲,海舌公园。

一段乡间小路甚是波折,手机颠掉也浑然未觉。

蓝白色的白族民居,

长在屋顶的仙人掌,

满街贩卖的喜洲粑粑,

老奶奶在街边安静地缝制布鞋,

墙内的枇杷树早已结上了累累的果实……

在这里,

克制了十余天的购物欲肆意蔓延开来,

就如同体内不断滋长的感冒病菌。

傍晚的海舌公园人迹罕至,

蓝天白云和树的倒影清晰可见,

万丈霞光洒向山峦,

好的风景值得风尘仆仆。

都说一个人的旅行会孤单,

其实我们遇到的陪伴和感动,

更值得珍惜和铭记。



 5月3日

沿着环海西路,

骑着我的粉色小电驴,

一路暴晒,一路吃土。

强烈的阳光令每张照片曝光过度,

还把脸颊翻面烘烤。

遍地施工,漫天飞尘,

片片花田也因此而失色几分。

在三圣岛,

几个身着彩色短裤的少年,

喊着我们听不懂的方言,

猜拳跳水,玩得不亦乐乎。

在古城里走马观花,

无意发现的螺蛳粉味道真的太一般。

遗失了雾霾蓝的手链,有点小确丧。

与沙溪遇见的南通老乡小酌,

聊到童子戏时顿觉亲切满怀,

含咖啡的伏地魔下肚,

今晚恐怕是难以入眠了。



 5月4日

在大理的每一天都很难苏醒。

尽管假期将末,遗憾满满,也要不紧不慢,顺其自然。

去诺邓古村,

是完全不在计划内的行程。

甚至这个名字,

也只是几天前才在沙溪听闻。

来到诺邓,

得从下关坐三小时的中巴到云龙县,

再搭五六公里的电动三轮。

路倒是水泥的,

只是不知为何能颠得胃生生地疼。

来到这里是有些害怕的,

买返程票时忘记付款又折返,

就看到载我的三轮车上又多了一个男子,

他对着我说一起走,

我表面淡定地上了车其实差点吓尿了,

还好只是开玩笑。

去哪儿我都会一直打开手机地图导航,

一旦司机偏离线路,第一时间就会察觉。


说商业化,

诺邓算是最原始的一个,

想花钱也是花不出去的,但利益熏心也是看得出来的。

除客栈之外,

只见到一两家咖啡馆,且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五一刚过,游人稀少。

古村依山而建,保留着很多明清时期的建筑,

因地势不便,也一直传承着以马驮运物资的传统。

遇到一个买菜回来的大姐,

家住得比较高,一路上气喘吁吁,途中还得休息两回。

村里的学校在山顶的玉皇阁边,

孩子们每天得走山路上下学。

上山的台阶都是大石头砌成,高低大小,并没有什么规律。


第一次夜爬,回来时有点迷路,

听到山里的动物叫声还有点胆战心惊。

看着一群举着手电筒的小学生飞快地跑步下山,

痛恨自己如此胆小不堪。

山下坐听溪水潺潺,比海浪声更能让人平静。

随着一阵嘎嘎的惨叫,

几只羽翼未丰满的小鸭子似乎误闯了地盘,

被一只威风的大鸭子吓得慌忙逃窜。

而眼看一只鸡闲庭信步悠哉悠哉,

却并未得到如此待遇。


这座千年白族村落,

据说古时以盐盛名,今朝则以火腿上舌尖。

品尝了著名的诺邓火腿,猪肝灌的香肠,以及豆腐灌的血肠。

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

村里的大叔说,看,墙角的金银花开了。


诺邓是安静的,

安静到任何时候都能清晰地听到鸟叫虫鸣,

安静到路边找个帮忙拍照的人都没有。

夜晚的诺邓,难见灯火通明,

零星的点点微光,就像天上的星星,已然不多见。



 5月5日

有预谋地睡到了中午,

发现床头柜上昨晚看剧啃的巧克力已经爬满了蚂蚁。

距离开还有一个多小时,

吃个午饭抓紧再瞥一眼这座千年古村吧。

正是饭点,闲逛回来的老爷爷折了几枝鲜花别在身后;

端着盆去井边洗衣服的奶奶裤子上打着大大的补丁;

祖孙俩的录音机里大声地唱着90年代的流行歌曲,

手牵手地一步一步往山上去……

返回大理,

这里的客运站没有检票口或形同虚设,

买完票见车来了就上,发车前才会有工作人员上车检票。

昨天买票忘记了付钱,

回来补钱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售票员了。

回到古城,探访了这里人气爆棚的深夜食堂,

店里的小哥似乎脾气不太好,

临走的时候说了句再见已足以让我受宠若惊。

在大理的最后一夜,

和客栈的两个活宝工作人员吃宵夜侃大山相聊甚欢,

困到十二点也不舍得睡……

到最后才发现我比他们活活大了五岁……

兴许是前些天喝了女儿国的水吧,

一看照片才发现这么快肚子就显怀了。 



5月6日

清晨的大理,

天是多云的,

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流露出一丝不舍的光亮;

路是安静的,

唯有重重的行李箱行走在石板路上发出的滚轮声。

不知怎地,今天像是磕了药似的反常,

在大理机场睡了一个上午,

又紧接着在昆明机场睡一个下午,

晚上迷迷糊糊又把余额三百多的交通卡丢了。

半夜的司机大叔,广播里还听着些许恐怖的故事,

妙龄少女失踪,尸骨残骸之类的。

出走了一个月,回家的门禁卡都失效了,

更何况肤色的变化。

对于奔走疲惫的夜归旅人,

不如用一顿美味小龙虾来慰藉吧!

晚安。

然后,去上班。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歌曲网门户